您的位置 首页 花卉问答

孙杨事件的是与非

一个警察奉命对你进行检查,你认可警察的身份及其执行的任务,怀疑协助警察的两名辅警的身份,认为辅警没有执行这次任务的资质,可以在事后…

一个警察奉命对你进行检查,你认可警察的身份及其执行的任务,怀疑协助警察的两名辅警的身份,认为辅警没有执行这次任务的资质,可以在事后投诉、申诉,但不能以此为理由抗拒警察对你的检查。
情况就是这么个情况,道理就是这么简单。
回到孙杨事件,少拿国家、民族说事。
中外那么多运动员嗑药、被禁赛,只是运动员个人及其团队的问题,不要动不动就上升到国家的层面。
2014年5月17日,孙杨被查出尿检呈阳性,孙杨当时的1500米冠军被取消,被处以5000元罚款和三个月禁赛。
2016年中国泳协处罚兴奋剂事件,难道全体运动员都要背锅?这些处罚恰恰体现了中国反兴奋剂的鲜明态度。
孙杨的气愤可以理解:兴奋剂检查助理(尿检官)除了身份、资质存在疑问,现场表现也很不专业,拍摄、保存孙杨的照片,请问,WADA哪个条款授权你这样做?
WADA承认尿检官的拍摄行为不好,运动员有权反对,但必须继续配合检测。
无论如何,“孙杨和一名保安用锤子破坏了其中一个血液保险容器”,这种行为不应该发生,本来有利于孙杨的情势,因为“暴力抗检”发生了性质的转变。
说了多少次了,你可以质疑兴奋剂检查助理的资质,并在事后投诉、申诉,但不能以此为理由抗检。
如果我们因质疑辅警的身份、不专业就抗拒警察的检查,警察的权威何在?
马拉松听证会,孙杨自信、放松。
但孙杨团队明显准备不足,整体表现令人遗憾。
仅举一例,听证会证词实录:
问:在证言中,你还曾说你坚持自己保留样本对吗?
孙杨:我自始至终没有说我坚持保留样本,我所有行为都是依据我的专业团队给我的意见,我的医生跟我说如果他们能够提供合规的资质证明,那么他们就能带走我的样本。问题在于他们无法提供所有证明的文件,我跟他们说我可以等你们把所有证明文件拿过来,但是主检官非常坚持这不是必要程序。所以我也很疑惑,我们明明有解决问题的办法,但是最后却成了这样。
问:在证言中,你还表示你随机拿了一个瓶子然后递给了保安对吗?
孙杨:不对,首先这个瓶子不是我去拿的,这个瓶子是血检官从盒子里取出来,他尝试从底部打开,最终是他交到我的手上。
问:请你翻到28页,我想你也需要好好回忆一下。在证言的英文版中,你说你当时坚持保留血样,但是现在你又说不是你坚持保留,所以我需要你确定,当晚到底是你做的决定保留血样,还是巴震告诉你要保留血样。
孙杨:不是我坚持,是我的医生巴震和团队,经过多年反兴奋剂工作,得出的结论。因为我是一个运动员,发生这么紧急的情况时,我的第一反应是向我的领导和我的专家进行汇报,所以我的决定是在他们的指示下完成的。
问:在第30段我们有相同的问题,在你2018年10月份的证言中,你说‘我随机拿了一个瓶子’,但是在你之后的证言里,你说是巴震随机拿了一个瓶子。我们了解中文的同事告诉我们,这里明显是两种意思。
孙杨:我们没有人去主动拿那个瓶子,那是血检官主动从箱子里拿出血样,我们没有人碰那个箱子,血检官拿出血样并尝试打开它,那之后他摇晃了瓶子意识到他打不开,所以他跟我们说你们可能有办法能打开这个瓶子。
问:但我的问题是,你改变了自己的证言。因为第一段你说是你随机拿了瓶子,然后你又改口说是巴震拿了瓶子。所以你为什么要改变自己的证言。
孙杨:我们任何人,没有去改变我们所说的证言和证词,因为自始至终都是血检官拿了一个瓶子交到了巴震手上。
问:你是否有改变证言,从你拿了瓶子变为巴震拿了瓶子?因为你想让你的医生承担更多的责任,而不是让你来承担。
孙杨:不是,我们今天在这里进行公开听证的目的就是,我们可以毫无保留的告诉大家。
问:这是很重要的细节,那么你为什么要将你的证言从你拿了瓶子改为巴震拿了瓶子。
孙杨:我们所有的证词一直都是这样,他从一开始到达我住处的那里就开始说谎了。
修改证词,需要充分的理由,对于“你为什么要将你的证言从你拿了瓶子改为巴震拿了瓶子”的疑问,孙杨团队明显准备不足。
无论国际体育仲裁法庭宣布的结果为何,我都愿意相信孙杨的清白,这个清白指的是他没有服用禁药,而不是认可他的抗检行为。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