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花卉问答

发哨人的教训

中国抗疫中后期非常给力,疫情开始向防输入的方向发展,值得总结的经验教训也有很多。2019年12月30日,李文亮医生吹哨:钟南山院士…

中国抗疫中后期非常给力,疫情开始向防输入的方向发展,值得总结的经验教训也有很多。
2019年12月30日,李文亮医生吹哨:
钟南山院士团队的论文指出:如果早五天防控,最终感染人数将减少三分之二!3月9日,武汉中心医院眼科副主任医师朱和平因感染新冠肺炎去世。这是此次新冠病毒疫情期间,武汉中心医院第四位殉职的医生。《这么多医护人员被感染,到底发生了什么?》矛头直指武汉市中心医院管理层,方方喊话:引咎辞职,从中心医院的书记和院长开始。此次媒体大比拼,财新鹤立鸡群,《对话高级别专家组成员袁国勇:我在武汉看见了什么》信息量极大,袁国勇院士敞开心扉:袁院士说:“我要讲一个真实说法,我们在武汉到访的地方可能都是‘示范单位’,我们问他们什么,他们就答什么,似乎已准备好。不过,钟南山就异常尖锐,他追问了好几次‘究竟还有没有?’,‘究竟还有没有更多病例?’,‘是不是真的是你们讲这么多的个案?’。但是他们的答案就是:我们正在测试。因为1月16日湖北省疾控中心才收到国家下发的试剂盒。最后他们被我们问出说:好像神经外科有1个病人感染了14个医护人员的情况。但他们也说,那些医护人员并没有确诊。” 财新记者很厉害,继续追问:“‘他们’是谁?你们当时考察武汉医院的时候,主要是哪些人士在场?” 袁国勇院士回答:“武汉卫健委、武汉疾控中心、武汉当地医院以及湖北卫健委等人士。” 记者继续追问:“你觉得当时他们对你们有没有隐瞒?” 袁院士回答:“我吃饭的时候看到与钟南山坐一桌的一个副市长,面色好差,心情沉重,他们那时候应该已经知道出大事了,因为第三批专家都到了。我相信他们之前如果有什么隐瞒的话,到那个阶段也没什么隐瞒的了。但他们一直在强调,试剂盒是刚刚才下发到武汉,没测试就没法确诊。”方方点评:好了,线索来了。该查的,就顺着查吧!一个一个地询问,总能问出一个所以然。我和我们,都想知道,这么大的事,为什么要隐瞒。国士:
《人物》发哨子的人指向更为明确,只差点名。
给李文亮等医生发哨子的也是一位医生:
采访中,艾芬数次提起「后悔」这个词,她后悔当初被约谈后没有继续吹响哨声,特别是对于过世的同事「早知道有今天,我管他批评不批评,『老子』到处说,是不是?」
有医生从技术角度点评:这个文章解释了我一直以来的疑惑,就是最早那个SARS的检测报告是怎么来的。原来是用的二代高通量测序,这种测序方法国内医院送检外包公司很多,比如华大基因,能测出很多对于培养不敏感的病原或罕见病原,非常敏感,排除定植菌之后结合培养和临床其实还是挺有指导意义的。美国医院没有这种测序,如果真的疫情最早出现在美国,可能会出现很多不能分型的冠状病毒重症之后才能送到有检测能力的实验室检出具体病原。这次疫情实在惨痛,事后不仅是追责,更应是观念的变革、吹哨制度的建立。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